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再一次轮奸

再一次轮奸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阿莲从梦里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赤身裸体地睡在被窝里,她还记得临睡前她是没有脱衣服的,她也感觉到了下身粘粘上的凝结物是男人的排泄物,她的心里呼悠的一下。难道是爸爸……这个历来都十分野蛮的父亲给她的印象就是可怕和可恶。不是他打得她无法忍受她又怎么会流落街头,而被坏人拐走落入淫窝,她恨他,可是她又不得不靠他,起码他现在可以给她一个家,她已经无处可去,经历了以前那么多的可怕的遭遇,她不会相信任何的男人,她不想再离家出走。
  可是父亲这样的对她,又该怎么办。反抗,换来的会是毒打和辱骂,甚至是被赶出家门。顺从他,让他随便地玩弄和奸淫,倒是可以得到安逸和优待,可是她又怎么能够面对把自己搂在怀里操的父亲呢……她不经意的摊开双手,碰到了就躺在她身边的父亲,她的手一下子就摸到了那男人的阴茎,她惊讶的发现那阴茎是那样的粗大,她经历了那么多男人还没有一个鸡巴有他那样得又粗又长。
  她马上就把它松开,她不是害怕把他弄醒,她是还没有想好,她到底应该如何面对……她已经不是处女,她曾经被许多男人操过,任凭他们随意的蹂躏过,可是他们都是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可是父亲也是人哪,闭上眼睛不看不就行了,何况他又有那么雄伟强壮的鸡巴,让那大鸡巴操该会有多爽呀……阿莲只好这样的安慰自己。想到这,她不加思索地用手攥住她父亲的阴茎,那阴茎是那样的硬挺,温度滚烫,经她一攥更是血管偾张,不住的挑动。阿莲索性掀开被子,细细的把玩着那阴茎,并用舌头去舔他的乳头,她的手上下的耸动来回的悬转着撸那根阴茎,她觉得她的父亲已经醒了过来,她便装做睡着了似得趴到了他的身上……李平其实早就醒了,他不好意思被自己的女儿看到他的裸体,原本他应该醒在阿莲的前面,不过夜里连着操了阿莲好几回,实在是太累了,结果让女儿发现了夜里干的事,他就更不好睁眼了。
  结果,他发现了阿莲摆弄他阴茎,他明白她会让他随意的摆布的……他伸手搂住身上的女儿柔软丰满的身子,坐起来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搂住她的上身亲吻她那一对肥嫩的乳房,另只手伸进她两腿之间捂住她那柔嫩而又潮湿的阴部,用手指往那阴道里抠摸,先是一根手指,接着是两根,大拇指摁住她的小阴蒂来回的揉捏着……阿莲紧闭着眼睛和嘴,她强忍着被揉弄而带来的快感,不让自己呻吟出来,她愿意让男人这样的抠摸她爱抚她,她的肉体在不时的抽搐,颤动,她把身子深深的埋进那搂着她的男人的怀里……鼓捣了一会以后李平把阿莲平放在床上,打开她的两腿用膝盖跪进她的两腿之间,掰开她那已被抠得淫水肆溢的阴唇,把龟头顶在那锯齿型的已经破损的处女膜处,慢慢的研磨,接着就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操向里面,又抽出来,再插进去,来回的操了起来。
  一会儿,他又把她的腿抬起来抓住她的两脚高高的举起来,使得她的丰满的屁股离开床面,他把她的腿担在自己的肩上,用手托住她那柔嫩而有弹性的屁股用力的急促的操她的小屄,由于有了角度,阴茎把阴道磨槎得更加紧密,那快感不断的冲击着阿莲的大脑,这快感使得她几乎昏迷,使她兴奋得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她使劲地收缩阴道,用阴道壁去裹夹那根有力的抽触她阴道的阴茎,她觉得一股股的淫液从她的阴道底部涌出,使得那性交发出“噗哧噗哧”“咕唧咕唧”
  的响声,她被他操得屁股上一片浪籍,她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她大声的喊叫着:“我的亲哥哥……大鸡巴哥哥,你那大鸡巴……操得我好好受……”
  她用力地挺动着小腹去迎合男人的抽插奸弄:“用力……使劲……深点……哎吆,哎吆……再深一点……啊!好受……”
  就这样,阿莲被她父亲的大鸡巴给彻底的降服了。每天晚上她都让他抠摸她,亲吻她,然后,她就摊开四肢地摆出各种姿式,让他那粗长鸡巴在她的丰满的光滑无毛的肥屄里尽力地驰骋,疯狂地操弄,直到两个人的性欲得到满足……************人们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阿莲爷俩也算可以了,经过一个多月的磨合,两个人的刀和鞘都已练得配合默契,完美无暇。他们每一次性交都会高潮迭起,欲仙欲死,男欢女爱,比翼双飞。真是男的不用花钱,女的不用出去担风险,该有多好。可惜好景不长,他们之间的关系被邻居的一个地痞发现了,也是他俩太大意。
  一天晚饭后他们俩都脱得光光溜溜的,由于喝了点酒,淫性大发的李平把阿莲摁到床上就干了起来,操得是翻天地伏,连喊带叫,被正好路过的胡强听到了,一推门门也没栓。
  进去一看,就是久经杀场的胡强也看傻眼了。这爷俩怎么光着身子摔上交了。
  胡强心里一动,计上心来。趁他们没有看到他急忙转身把门给栓好。这才又转头走进了里屋,他走到正操得起劲的爷俩身边,一屁股坐到床上:“你们爷们俩倒好痛快呀!”
  吓得阿莲急忙的推开对方的身子,畏缩到床里去拽被子把自己的裸体盖上,李平的鸡巴也吓软了,他没有去穿衣服就去推胡强往外走。胡强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去你妈的,你这个老不要脸的连自己的女儿都干,走,我送你们上派出所!”
  阿莲被他吓得浑身发抖,她羞红着脸哀求他:“大哥,你别,你看我们都一个楼住着你就给留个面子……”
  “面子?这么漂亮的妞留着自己操着玩,他给谁面子了。老李你说该怎么办吧?”
  “我,我也是一时糊涂……”
  “别费话,”胡强伸手把阿莲捂着身子的被拉下来,拽着她的一只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一把搂住她的脖子“”要想把事化了除非让我玩她一个月,我也不白玩让她记个数,操她一回给她二十块钱。你们看行不,不?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勖蔷蜕吓沙鏊?br />  干脆点,别找二皮脸!“他看那爷俩吓得那样也不等他们回答,干脆就把阿莲搂进怀里,用手开始摸她的乳房:“让我先尝尝鲜,盘这么靓的小妞可得好好的玩玩,老李你出去吧,把门关上……”
  李平看了一眼被人家搂在怀里的女儿,长长的叹一口气,无可奈何的走了出去……阿莲没有反抗,她知道搂着她的胡强是个远近闻名的流氓。被他看上的女人就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心,他会想方设法的把你弄到手,玩够了有的还被逼着卖淫。
她现在已经被他搂进了怀里还能摆脱被他奸淫的的遭遇吗?她不敢往下想,她知道她只能认命,只能让他任意的摆布。只要他不把她和她父亲之间的奸情说出去,他愿意怎么玩她都行……她觉出他的手在她的乳房上揉着,那手捏住她的乳房使劲地揉着,并不时地揉捏两只乳头,她的乳头已经挺立起来,变得很大很硬。那另只手向她的下身摸去,顺着她的小腹滑到她的光滑柔嫩的阴阜,那手停住了:“怎么一根毛也没有啊,好,这我可得好好的看看,”他扶住她的肩膀把她旋转180度,伏下身子,把她的两腿分开细细的观察她那白嫩光溜的阴部。
  由于没长阴毛,她阴部的皮肤非常的细腻柔嫩,全部的阴部都看得清清楚楚,一览无遗。她的阴唇更是长得小巧玲珑,你看那微微外翻的小阴唇被肥肥的大阴唇紧紧的夹住,小阴唇的下端几乎就连着肛门,那肛门就像一朵待开的菊花花苞,紧紧地缩在一起。
  那阴部温热柔软,从阴道里喷发着女人特有的热气,这热气使得胡强淫心难耐,他的阴茎腾的就硬挺了起来。
  他开始摆弄起阿莲的身体。他抠摸她的小屄,让她舔吮他的阴茎,甜他的龟头。他就抠她的阴道,抠她的屁眼,用手在她的两个洞眼里来回的抠弄,抽插。
  直到她阴部淫水横流他才把她压在身底下开始操屄……他一直紧紧的搂住她,把她深深的压进床里,她被操得气喘嘘嘘,嘴里一直在低声地呻吟:“不行了……要被你操死了……我要泄了……啊……啊……你那大鸡巴……操得我好痒……使劲哪……往里操,对,再往里面……对,好受好受,我的大鸡巴哥哥你可真会操屄,你操得我都泄了好几回了……”
  胡强被她刺激得更加疯狂地操她,边断断续续的说:“你的屄也真是个尤物,又嫩又紧……操起来真刺激……你这个小屄……小骚屄,小贱屄……小嫩屄小……不行了我也要射了……啊啊!”他大声的尖叫着射了精……阿莲被他一连操了三回之后胡强把满阴道都是精液的阿莲扔在床上走了,临走他告诉阿莲他明天早上再来。胡强刚走,没等阿莲擦干净阴道里的精液,那个仍然光着身子的李平又冲进屋来把她按在床上又操了起来……大约十点钟胡强来了,他说要请她喝酒,酒菜家里已经准备好了,让她马上过去。阿莲乖乖地跟在他的后边来到胡强的家里。
  他打开门把她推进屋里就把门锁上了。两个她不认识的男人围住她,她惊恐地说:“胡哥,咋回事……他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要干你,”一个人说着就伸手扒她的衣服,那另一个人从后面把她搂住:“听胡哥说你的屄好玩,让我们见识见识,虽然还没看见你那小屄啥样,就看你那小脸蛋就够迷人的了,来小娘们让我亲亲……”
  他“吧”的一口亲在阿莲的脸上,接着就亲她的嘴唇,那个人非常熟练的把阿莲扒光了,把她抬起来扔到了床上。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要轮奸你,”那男人抓住她的乳房使劲地揉捏着:
  “怎么样,胡哥,让我先上吧。我这个小弟弟早就急得不行了。”
  “你急什么,女人还不有得是,你想操屄我随时都可以给你找上几个,对这个小娘们你得先鼓捣鼓捣她那个小屄,你看她这儿,”胡强扒开阿莲的两腿,指着她的光滑无毛的阴部说:“你们见过这么嫩白的小屄吗?”
  “哇塞,”那两个男人惊奇弟说:“来让我先摸摸,呀,好柔嫩好迷人,都能操出水来,今天可没有白来。”
  他的手捂着阿莲的阴部,拨拉那被揉弄充血而挺立起来的阴唇,并分开它们,粉白的小阴唇向两侧分开,深红色的尿道口下面椭圆形的阴道口在不住地收缩,残留的处女膜呈锯齿状仍掩盖在那里,使得阴道口显得非常的小巧,从那里面浸出一股淫水清澈透明。看得张利淫心难耐,他的鸡巴“腾”的一下就硬挺起来,龟头把牛仔裤都顶了起来。“不行,我忍不住了,”他解着裤带,往下脱裤子。
  又粗又长的阴茎高高的举起在他两胯之间。
  “不行”,赵凯说:“我他妈的还没有看够呢,让我先玩玩只个小猫眯。”
  他把阿莲的屁股托起来让她两腿叉开,低下头用舌头在她的阴部来回得舔,先是舔阴蒂,那阿莲被舔得浑身乱颤,赵凯又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面,用嘴吮住那小阴唇用劲舔起来。摆弄得阿莲淫心难耐,淫水“哗哗”直淌。
  她被他们吓坏了,她看到他们并不急于操她,而是耐心而又使劲的玩弄她的阴部和乳房,她知道他们肯定是玩弄女人的老手,她的心里非常害怕,她不知道他们会如何轮奸她,但她明白这一回够她受的,她的小心脏在“乒乒”的乱跳,心里就好像被人塞进了猪毛,乱糟糟的难受得很。
  她看胡强一直没有说话,只在旁边看着那两个男人玩弄她,她便胆战心惊地说:“求求你,胡哥,放过我吧,这么多人鼓捣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你不要我了?我……害怕……”
  “你以为你是谁,求我,他们都是我哥们,我的女人就是他们的女人,不就是一个屄吗,几个人玩还不是一样,大家一起玩玩你不也好受,再说了谁玩还不是玩呢,你那屄不就是让男人们玩的吗。去,把屁股撅起来,叉开腿趴那,让他们尝尝你那小嫩屄的滋味,对,就那样趴着两腿再叉开点,把你那两个小眼都露出来。”
  胡强拍着阿莲的屁股说:“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紧上去操,两个眼随你们便,到时候别说你们没操够。晚上还得给人家送回去,还有人等着操她呢。”
  他指的当然是阿莲的爸爸李平。
  张利晃荡着大鸡巴爬上床,他的阴茎虽然不能算太大,可是很粗,那龟头就好像是滚圆的鸡蛋鼓突在包皮的外面,他跪在阿莲的屁股后面,扶起鸡巴在她的阴道口和屁眼的深窝里敲打几下,让龟头上粘满从那阴道里淌出来的淫水,以便操的时侯滑溜些。
  因为那女人是撅着屁股,头低低的伏在床上,所以那阴道就有个角度,这样操进里面之后来回的抽插操弄可以加强磨擦的力度,操起来更加强快感。可是要想操进去就得从上往下使劲,不然很难插进去,更何况他那个大龟头,尽管在阿莲的阴沟里涂了许多的淫液,却怎么也操不进去。急得张立满头大汗,也杵得阿莲疼痛难忍,她那屁股直往前躲。
  张立用手扶住她的两胯,把她的屁股拉回来摁住,把龟头贴住在她那微张开的阴道口处,让赵凯帮着把阿莲的阴唇向两边掰开,张立屁股一抬又往下一沉,那硕大的龟头才“秃噜”一声突入了阿莲的阴道口,他开始来回的抽动阴茎并更加往里面深入,每一次的插入都是那样的有力,冲阴道里发出“滋滋”“噗哧噗哧”“咕叽咕叽”声音。
  他边操她边问她:“我的心肝,操到底儿没,呵呵……我操得好受不,我的小骚屄。”阿莲开始不敢回答,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就更加用力的操她,她的屁股被他撞得前后摆动,他的手抓住她的两个乳房,捏揉她的敏感的乳头使劲的刺激她。
她只好说:“好受……你操到底了……嗷嗷……哎吆……操得我好好受……我的大龟头哥哥。”
  她觉得被他操得也实在是很爽,她被干得高潮连连,她觉得那龟头有力的磨擦着她的屄孔,那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急速地抽插运动,就像个强有力的活塞研磨着她的阴道壁上的褶皱,把一股股的快感送进她的神经,这快感把她一次次的推向性欲的高峰,使她浑身酸软,她的屁股逐渐的抬不住了,终于她瘫倒在床上。
  让张立趴在她的后背上把一股股的精液射进她的体内……张立把阴茎从阿莲的阴道里抽出来,在她的屁股沟上用手撸着,把残余的精液涂在阿莲的屁眼上,他的阴茎仍然硬硬的,他拍着阿莲丰满的屁股说:“你这小屄真好,我还要,等一会我还要操你的小嫩屄……”
  赵凯把软瘫在床上的阿莲的肉体面朝天的翻过来,抓住她白皙的腿拉向床边,让她的屁股枕着床沿,把她的腿放下去,这样阿莲雪白柔嫩的阴阜就明显的凸起在他的眼前,那阴阜就像个馒头似的圆滑白皙,深深的阴沟里似潺潺流水,隐约可见翘起的花瓣似的小阴唇。
  赵凯扒开阿莲的两条大腿,那阴部就全部的裸现出来,他挺起早以勃起的阴茎“哧”的一下就插进了阿莲的阴道里,接找他边“咕唧咕唧”的操起来,阿莲被操得身子上下的摇动,她的丰满的乳房任他的大手在上面揉捏啃吻,她闭着眼睛品味着赵凯那又粗又大的鸡巴的滋味,他操得那么有劲,那来回抽插着的阴茎强烈的刺激着她,使她一次次的达到高潮,她尖叫着,夸张的呻吟着来刺激那男人的性欲,煽动着那男人的欲火……不一会他便“嗷嗷”地叫着,全身一阵抽搐毫不情愿的射了精……然后那一直欣赏着阿莲被轮奸场面的胡强扑到阿莲的身上,他斜着身子把阿莲搂到怀里,搂着她那肥胖的屁股,侧着身子把阴茎插到阿莲的阴道里,一手摸着她的乳房另只手的手指扣着阿莲的屁眼,他使劲的往怀里压她的屁股,把鸡巴极深地操进阿莲屄的深处。
  那阴茎在她的阴道里使劲地杵着,上下的挑动,胡强似乎仍不过瘾,便两只手全搂住阿莲的屁股,使劲的摁住在他的小腹上,使得阴茎每次都能操到她阴道的尽底部,他的龟头顶到她的柔软的子宫口就好像顶到柔软的棉花,那肌肉包裹着那龟头使得他会受到强烈的刺激,使他兴奋。
  他狠狠的奸淫着这个已被他们操得四肢瘫软的像一团揉好的面团似的女人,他一口气操了她半个多小时,好几次都要射精可他强忍住,把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再操进去。他又把她压在身底下骑在她的身上操了一会儿,才把精射进她的阴道里……张立看到胡强射完了,他和赵凯说:“胡哥操完了,又该我们俩的了,咱俩一块操她一回咋样?你操她那小屄,我吃亏点就操她那个小屁眼,咋样?”
  “那不行,咱俩干一会儿得换个,我也想尝尝她那屁眼的滋味,你看这小娘们的屁眼有多紧呈,操起来肯定好受。”说着他就仰卧到了床上,张立和胡强把阿莲拖起来,让她蹲在赵凯的身上:“小屄,把他那个大鸡巴慢慢的含进你那小屄里去,对,就这样……慢点。”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看着那阴茎慢慢向阴道里插进去,那粗大的龟头顶开肥嫩的大阴唇,把小阴唇慢慢的推进那紧小的阴道里,就像婴儿的小嘴吞进一根香肠,周围没有一点空隙,随着那阴茎的深入,阴道里的淫水和精液被挤了出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阿莲支持着疲软的身子,慢慢地上下地用阴道套弄那根越来越粗的阴茎,那阴茎就好像一把尖硬的铁杵在阿莲那柔软的阴道里来回的杵捣。那两个男人还嫌不过瘾,一边一个的把阿莲的腿抬起来使她的屁股高高的抬起再使劲的放下,使她上下的颠动着屁股,让那根阴茎插在里面急促地抽插。
  那阴茎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到阿莲的阴道底部,阿莲被戳得疼痛难忍,她“哎吆哎吆”的叫痛,“妈呀,不行不行,疼……疼,求你们慢一点,轻一点……”
  她撅着屁股无力地趴伏在了那男人的身上……张立马上跪到阿莲的背后用手指抠她的肛门,那手指在她的肛门里左右旋转,来回的抽插推送,慢慢的那小屁眼稍微的有些松弛,他便挺起阴茎把那个又圆又大的龟头顶住在她那被抠出水来的肛门上。
  只见他的大屁股一沉“秃噜”一声就操进了阿莲的屁眼。接着两个男人就开始你出我进你进我出的轮番的在阿莲的两个洞眼里操了起来。只听“噗哧噗哧,咕唧咕唧,啪啪啪啪”的一片乱响。把个阿莲操得浑身乱颤,香汗淋漓,花容失色,她“啊啊”喊叫,双手拚命的揉着自己的奶头……这双管齐下的奸淫不可否认的强烈刺激着她,使得她极度的兴奋,不可抑制的重重叠叠的性高潮使得她疯狂的扭曲着肉体,这强烈的刺激使得她痴迷使得她几乎昏厥过去……当天晚上李平仍然没有放过她。当他看到阿莲拖着疲狈的身子被送回来的时侯,他非但没有心疼,反而觉得刺激,他想到她被那么多男人操时就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
  当他扒光了阿莲的衣服,一边揉弄着她的仍然膨涨着的乳房一边问她:“他们玩得好受不,告诉我那三个人都是咋样操你的。”
  “他们……我。”
  “那有什么,别不好意思,给我讲讲,我的鸡巴不就更硬,今天晚上我要好好地操操你那小嫩屄……”
  第四章阿莲已经是胸部高挺,臀部丰满,杨柳细腰亭亭玉立的非常成熟的女人了。
  但是她仍然没有摆脱被蹂躏,被玩弄的处境。她的结婚刚刚一年多的丈夫因为调戏妇女而被捕入狱。阿莲才刚刚二十一岁。这个刚生完孩子的少妇为了生活把孩子送给公婆,又不得不走上了街头做起了皮肉生涯。她需要钱养活自己的儿子,她更需要钱给在监狱里服刑的顺子疏通关系。
  说起这卖淫也不是她情愿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祝桂娟排在一个组里,从此她们就很谈得来,相处得很好。那祝桂娟比阿莲大九岁,长得也是非常好看,一对双眼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十分有神,看你一眼就能勾你心魂,悬胆鼻瓜子脸,就是那张嘴长得不那么可人意,厚厚的嘴唇显得很淫荡。也就是靠着这张嘴她到处招蜂引蝶,她先后和许多男人上过床,那男人们一传十,十传百,都说她那阴道能任意收缩,只要你把阴茎插进去不用动她就能让你射精,所以没有一个男人不想把她弄到床上操她一回,尝尝她那个小屄的滋味。
  祝桂娟结婚前的经历和阿莲十分相似。她在搞对象的时候,对她处的对象并不满意,那男人看出了她的想法。便在一天晚上让她到家里吃饭时把药放进了她的碗里,吃完饭她就觉得浑身无力,身体软绵绵的想睡觉。
  那男人就把她抱到自己的床上,搂着她半卧在枕头上,她的神智还是很清醒的,当他将手伸进她的上衣里摸到她的乳房时,她反感地推拒着,可她没有力气,那男人粗暴的把她的两手拧到背后,解开她的衬衫和乳罩,在她的乳房上摸揉,啃吻,弄得她心里乱糟糟的很不舒服。
没等她的乳房适应,他已经把她的裤衩扒了,撩起她的裙子,她觉出他的手有力的伸进她的两条大腿中间,在那里揉起来,她的腿被他强力的分开来,他的手指在她的阴部到处的拨弄着,揉捏着,弄得她心里痒痒的,突然她的身子一阵乱颤,她的阴蒂被他拨开包皮,那手指用力的在那敏感的阴蒂上按揉着。
  她不住的哆嗦着身体,她被按得“呕呕”的呻唤起来……她想挣扎,想反抗,可是她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他使劲的压住她的身体,在她身上每一个敏感的地方揉弄,啃吻,她被揉弄得四肢滩软,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无助地流着眼泪,她听到他一边摆弄她的阴唇一边喃喃的说:“我要……我要把你操了,把这个小屄操了……我要操屄……”
  她看到他一片腿就骑到了她的身上,用膝盖把她的大腿顶向两侧,他跪在她的两腿中间,他的阴茎又粗又长,黑黑的根部长满了浓密的阴毛,就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她觉得她的阴唇被手指扒开了,一个滚热的硬硬的东西顶在她的阴道口上,她觉出自己的阴部水淋淋湿漉漉的,她只觉得他的身子往前一使劲,那个大鸡巴的龟头就秃噜地顶开了她那处女的阴道口,她觉得有一点疼,却又感到一种钻心的刺痒冲向大脑,她感到那阴茎一点一点的往她的逼里游动,慢慢的深入进去,一直触到她的子宫。
  她长出了一口气,好像完成了一件重要的活动,她四肢张开着摊开在床上,任凭他的那根粗长的阴茎在她的那个刚被开苞了的阴道里操着……那阴茎被她的屄腔紧紧的包裹住,没有丝毫的空隙,那阴茎每抽插一下都敏感地刺激着她,使她浑身骚痒难耐,她觉得在她阴道里游动着的阴茎滚热发烫,把她的屄腔磨擦得火热。她能感觉出自己那小屄里的嫩肉剧烈地跳动着,收缩着,把那男人的鸡巴夹得更紧。
  那鸡巴抽插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量,接着一阵激烈的跳动,她觉得浓浓的精液从那阴茎里喷射出来,有力地击打到她的子宫……女人就是这样,当她知道她不得不挨操的时候,只要你坚决而又强力的扒光她的衣服,不由分说的把她们摁到床上,不顾一切的揉弄她们的乳房,她们就会浑身酥软,她们的反抗都是虚弱的,尤其是现在的女人,她们的内心里也都希望着被男人们的玩弄和奸淫,她们也知道挨操的滋味是非常好受的。
  不过她们不愿意表露出来,她们怕被人们说她们淫荡和下贱。只要你能把鸡巴插进她们的屄里去,她们就会任你奸弄,任你摆布。那些被强奸过的女人们都是这样的,如果是个烈女,除非你把她杀了,否则她会拚命地反抗,你根本就操不上她。
  你们说不是吗?同样,一个女人若是被你操过了一回,只要你把她操得很舒服很过瘾,那你就可以想操就操她,不然她会挑你的理,说你不爱她,说你始乱终弃。除非有一个更大的鸡巴在那等着她,或者是她已经把你玩够了。
  祝桂娟就是这样,那一夜她们俩个人一点觉也没睡。那男人射完精从她的身上下来,就又开始在她的身上到处的抠摸,揉弄,不一会就把她揉弄得受不了了。
  她伸手一摸,他那个大鸡巴还是硬硬地挺着,她使劲的攥住它:“怎么还没软乎,你真有劲儿。”她说:“我还想要,还想让你操我……”
  “我怕给你那小屄操坏了,没敢上……那还等什么,操哇。”祝桂娟把两腿张开让他把鸡巴顺利的操进她的又嫩又臊的小屄里去……她们一夜性交了四回才意犹未尽地睡了……祝桂娟和那个男人结婚后,她完全控制住了她的丈夫,她的性要求非常得强烈,开始的时候丈夫可以满足她,后来就越来越不行了,每天晚上她都会撸着她丈夫的鸡巴,想把它弄硬,好让它操一回,却往往是软软的,就像个茧蛹子。
  她只好让他摸她的乳房,摸她的阴蒂,她也经常背着丈夫手淫来发泄自己的性欲。
  当她把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或者揉弄着那敏感的阴蒂时,她就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过:“如果要是有一个情人该有多好,我要找个情人。”